广东白话音乐联盟

音乐随笔:形势丕变,再谈“金氏唱法” 作者:纽约堂叔

音乐艺苑2021-07-03 11:21:28

形势丕变,再谈“金氏唱法”  

作者:纽约堂叔


拙作《金氏唱法是福还是祸》发表后,海外网上读者达到几万点击。读者对中国音乐事业的关注,令我动容。其中,网上网下我也收到大量的商榷性,建设性以至质疑性的意见,我觉得有必要做一次统一的回复,因此就有了今天的《再谈》。


1,简短回顾中国歌唱的历史

就像任何西方的音乐大国,从中世纪至近代,他们的音乐事业无不强烈依附皇家贵族以及教会一样,在中国,从清代开始,由徽腔,汉剧和弋阳腔共同演变而来的中国式歌唱和歌剧---京剧,长期以来也是皇家贵族们的专利,这些,在红楼梦故事中可见端倪。到近代,民间的歌唱事业也主要是一些私人戏班和终年流浪的草头班子,如民国时代的梅兰芳剧团。

虽然在上世纪初,一些音乐人带来了西洋的音乐理念和技巧,也出现了像《黄河大合唱》《白毛女》这样的优秀声乐作品,但它们离成为多数人的艺术“游戏”还差得很远,就是因为整体上国力的虚弱所使然。因此,至少到1949年,“声乐”对普通中国人还是一个奢侈的词汇。


视频1,30年代的金嗓子周旋演唱的《天涯歌女》,她们那一代人歌唱的声音属于明显共鸣不足的歌唱。

周璇《天涯歌女》


1949年是中国音乐事业的一个转折点,因为所有会唱歌弹琴的人都分到了一个铁饭碗。同时新中国吸引了一批已经定居海外的音乐人”毅然“海归,有了政府对文学艺术的支持,整个中国的音乐事业呈现了一片前所未有的繁荣。

在 声乐教育方面,当时有北方的沈湘和南方的周小燕为代表的,以美声为主体的声乐教学体系,他们的教学方法被称为学院派。美声音乐教育的目的主要是培养歌剧人才和独唱演员。如果你想要唱中国民歌,你就必须改变你的方法;如果你不能拥有你的听众,你就可能要去做中学音乐老师,或者从事音乐资料管理员之类的的工作。因此出现 了后来美声音乐人才在条件成熟之时大量出国深造,从业或定居的现象。


2,西洋美声唱法的精华

西洋美声艺术产生于17世纪的歌剧之乡意大利。美声法要求歌唱演员具有较大音量,较宽音域和优美的共鸣特别是高音共鸣,以适应歌剧艺术程式的需要,之后,在几代人艺术实践的积累之下,发展成具有整套理论的歌唱方法,所谓的“美声”并非仅仅世俗所意味的“美妙的声音”。

我所理解的美声理论的精华是它的歌唱共鸣这一部分,而这也恰恰是中国传统民族唱法最为薄弱的一环。


3,金氏唱法之“福”

教鞭传到了金老师手中,金老师没有简单地照搬现成的美声方法,他在长期的教学生涯中逐步摸索出一套自己的教学体系。金的最大贡献是在中国民族唱法中科学地普及了歌唱的共鸣理论,确切地说,他在混合共鸣和头腔共鸣理论民族化上面,是迄今最为成功的,这就是为什么长期以来金氏法“洛阳纸贵”的原因。


4,金氏唱法之“祸”

于是金氏唱法被命名为“民美唱法”或”学院派民族唱法“,甚或“中国唱法”。在一个官办艺术体制中,金氏唱法炙手可热是情理之中的事。既然可以代表国家,那 么,这个国家的巨大资源就可以全部顷注到一个人或几个人的身上。这就是我们所看到的春晚30多年不变的老面孔,以及全中国只有某一个或几个歌唱家红遍九州乃至世界的奇怪现象。


视频2,上世纪60年代何纪光唱的《洞庭鱼米乡》。想必你能听出其中的民族味儿有几许。这么优美独特的唱法几乎消失了,是一家独大的结果,乃是中国艺术的极大不公。

何纪光《洞庭鱼米乡》


5,有限的资源之下,同属中国的多民族和地域的民族唱法被边缘化

到了美国,才知道美国的各种流行音乐派别层出不穷。有人就问美声不是也只有一个派别吗?据我知道,所谓美声唱法从大门类来说,至少有法国,德国,俄国,匈牙利,西 班牙等等不同派别,原因是各个民族有各自的语言和音乐欣赏习惯。即使是意大利美声,也远不是唯一的。我听到的故事说,帕瓦罗蒂经常对他的弟子说,老弟,你不适合跟我,去找某某吧。


视频3,2002年中国第一届民歌大赛第一名的山西羊倌歌手石占明。这种百万千万人中挑一的人才,只因为不是学院派的宠儿,获奖后不公正地,长期被排斥在“体制”之外,以至他去北京演出时的火车票钱都拿不出来。

石占明《山丹丹开花红艳艳》


中国有56个民族,各个省市地区都有自己的语言或方言,因此就拥有他们自己风格的民歌和与之相伴的 独特歌唱法。中国的听众常常发现,原来一些他们很少听到的纯粹民歌犹如天籁。毫无疑问,它们同属中国民族音乐的宝贵财富。可是,众所周知,金氏唱法是决不可能代替或包办的,那是会闹出笑话来的。如果宋祖英不能唱西藏民歌,也不能唱陕 北民歌,那么这些“纯民歌”会不会一蹶不振或年久失传呢?


6,形势逼人,主流音坛的观众正在流失

当前,中国通俗歌坛大量吸收西方歌唱的唱腔,风格和流派,呈现了真正的百花齐放,千树同绽的局面。在市场化大潮的严重冲击之下,人们的欣赏习惯随之丕变,以春晚为风向标的国内听众正在不断地转向,难道依附于金氏唱法的主旋律不需要居安思危吗?难道国内长期以来艺术领域媚俗的陋习不需要改变一下吗?

关于“纽约堂叔”

“纽约堂叔”是我的笔名,实名唐其煌。

我1945年出生在江西,曾经长期在北京,安徽和江西学习,工作和生活。

1991年自费来美攻读硕士学位,主修气候学,1993年起定居美国纽约。

1963年考天津音乐学院因政治原因未果,后拜师我的长兄,音乐家唐其竟以及他的朋友沈湘学习音乐和声乐。

数年前退休后定居纽约州长岛地区,开始较系统地研习声乐,同时进行幽默文学和书法创作,其间撰写和发表了大量音乐散文和评论;出版了个人书法集《融合之美》,文集《地沟油幽默文学集》和音乐专辑《西部民歌新探》。

2014年,我因参与和发起积极有成效的文化艺术活动而获得美国国会议员特别嘉奖令。

成立了“美国中国西部音乐研究基金会”,该会旨在提供一个艺术平台,以进行有关的学术研究和美中之间的音乐交流活动。


点击链接更多精彩:

音乐随笔: 情归慕尼黑 作者:纽约堂叔

音乐随笔:“国脸”宋祖英 作者:纽约堂叔

音乐随笔:电声歌唱两三事 作者:纽约堂叔

音乐随笔:唱歌、歌唱和演唱 作者:纽约堂叔

音乐随笔:他把变奏带进民歌 作者:纽约堂叔

音乐随笔:成也咽音,败也咽音 作者:纽约堂叔

音乐随笔:中国歌声唱响阿尔卑斯山 作者:纽约堂叔

音乐随笔:网络时代,歌唱的自我训练 作者:纽约堂叔

音乐随笔:也谈歌唱的音量和共鸣  作者:纽约堂叔  佟军

音乐随笔:歌唱家考夫曼和歌唱声音的密度 作者:纽约堂叔

音乐随笔:略论民族歌唱的几个流派  作者:纽约堂叔、佟军

音乐随笔:龚琳娜的忐忑和当代表现主义音乐 作者:纽约堂叔

音乐随笔:音乐“三剑客”——“三大男高音”的由来和兴起

金铁霖给戴玉强上声乐课

声乐教学:半声唱法 轻声唱法的训练

声乐教学:用共鸣歌唱,嘹亮雄伟!

歌唱大师吉诺·贝基教你演唱高音的五个绝招

著名声乐教育家金铁霖、马秋华、邹文琴歌唱教学精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