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白话音乐联盟

音乐随笔:金铁霖“金氏唱法”是福还是祸? 作者:纽约堂叔

音乐艺苑2021-09-17 09:17:31


“金氏唱法”是福还是祸? 

作者:纽约堂叔


作者按:《音乐随笔》是纽约堂叔为华人读者特制的一个小品专栏,专门炮制音乐以及与音乐有关的逸人趣事,为喜欢或不喜欢音乐的朋友提供茶余饭后的谈资。


1 、音乐里的Made in China就像美国无处不在的Made in China的大众商品一样,即使你出了国门,只要你想听听主流的中国民族歌唱或所谓的主旋律,你就像孙悟空跳不出如来佛的手掌一样,注定跑不出“金氏唱法”的天罗地网。


时世造人,金铁霖鲤鱼翻身

金铁霖1960年入中央音乐学院,师从沈湘先生。65年入中央乐团(现中国国家交响乐团),任独唱及合唱演员,81年调入中国音乐学院声乐系任教。李谷一是金老师初期也是他最成功的学生之一。

作为中央乐团的歌唱演员,金铁霖至少并非团里的一线演员,因为那个时期已经成名的歌唱演员如蒋大为等人的名单中没有见到过他的名字。正如本文题头所言,在声乐领域,一个好的歌唱家并不注定是一个优秀的声乐教育家,反之亦然。金老师的灿烂才华终于“东方不亮西方亮”了。


点铁成金的师傅,歌唱将军的摇篮

自李谷一以后,金铁霖先生名声大噪,人们哭着喊着要当金老师的学生,这使得金铁霖拥有全国最顶级的生源。优质的学生摊上了优秀的老师,只要是金老师的学生就注定会成为重要机关体制内的成员,他们就可以永远捧着一个金饭碗。于是我们看到的是一长串声名遐迩,耳熟能详的名单,李谷一,宋祖英,张也,戴玉强,郁钧剑,阎维文等等等等,他们,也只有他们,才是年年春晚的品质保证。

事情竟然发展成,当tune up你的电视机,不管你愿不愿意,听到的都是金老师的弟子们高耸入耳的金氏歌声。而金老师的声乐教学法也被称为“学院派民族美声唱法”(简称“民美”),它实际上就是“金氏唱法”。顾名思义,“民族美声”就是在借鉴西洋声乐理论的基础上,以汉语为主要歌唱语言,具有包括某些创作歌曲在内的中国各民族民间音乐风格特点的一种歌唱方法,它一般并不包括那些不具明显民族风格的作品和歌唱。久而久之,民美之声就成为中国歌坛最有代表性,最为流行,也最具垄断性的一种歌唱方法。

这种趋势也影响到中国少数民族的歌唱风格。有一位蒙古族女歌手说,她慕名到上海音乐学院学习,后来她看到许多其他少数民族的同学在毕业以后都丧失了他们原有的音乐风格,而变得千腔一调,唯一可能保留的只是他们的语言。这种莫名的耻辱使得她不得不最终选择逃离。


4 、质疑的声音被淹没

十年前,声乐界老前辈王昆曾经在公开的场合质疑金氏唱法,指出,金铁霖要为中国主流歌坛千人一面的尴尬局面负责,她甚至说到:民族的魅力都没有了,闭上眼睛都差不多。虽然我以为这种指责其实有所不公,但质疑的声音很快被淹没,我认为是不利于中国声乐事业之发展的。


5 、中国民族歌坛:金氏唱法渐成垄断之势

有统计说,几十年来,金老师直接的学生就有一千四百人之多,他们分布在中国大大小小的音乐舞台和声乐教育的讲台之上,有了这样的连锁效应,全国俨然形成了一个庞大的“金氏唱法垄断公司”。不管你愿不愿意,金氏唱法已经成为中国内地律条般的大音希声了。

在同一个不争的利益法则和政治安全系数之下,词曲作家,影视制作公司,音乐经纪公司,平面和非平面媒体,一疯窝地跑来推波助澜,全国十几亿人软弱的耳朵,就这样稀里糊涂地沦陷了。可以说,这样的金氏音乐效应,在艺术多元化的时代,无疑是世界音乐界的一头怪兽,是永远无法和世界“接轨”的。


6 、金老师有错吗?

公正地说,金铁霖先生是一位德艺双馨的音乐教育家。同为专业教师和大学领导金铁霖的为人处世兢兢业业,是国人道德中庸之鞋模,因而在音乐界享有很高的声誉。

也是在十年前,金铁霖曾经对媒体实话实说。他说我只是认真努力地做好我分内的事情,为国家培养优秀的声乐人才,其他什么都不曾想过。对于王昆的问责,他只能语焉不详说: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我不好说,也不便说。


7 、人人心里都有一本账

在中国,唱法之争曾经相当活跃,是一种非常严肃的学术争论,但是,近些年来这种有益的争论却盛况难再,至少在主流音乐界是如此。

好在近三十年来的改革开放给了中国音乐一条出路,人们有了较多的选择,特别在流行音乐这一块有了很大的进步。可是,如果不改造僵硬的的艺术体制,中国民族声乐,民族主流歌坛千人一面,万人同声的局面将永远伴随你我。

其实,“金氏唱法”一统天下的现象也并不是金老师所想看到的。喜欢调侃的堂叔要送给金老师地沟油诗一首,以资抚慰:                    

                               音乐教父金铁霖                  

                               夹着尾巴来做人                     

                               桃李瓜菜漫天下                  

                               唱罢“铁音”唱“金声”


关于“纽约堂叔”

“纽约堂叔”是我的笔名,实名唐其煌。

我1945年出生在江西,曾经长期在北京,安徽和江西学习,工作和生活。

1991年自费来美攻读硕士学位,主修气候学,1993年起定居美国纽约。

1963年考天津音乐学院因政治原因未果,后拜师我的长兄,音乐家唐其竟以及他的朋友沈湘学习音乐和声乐。

数年前退休后定居纽约州长岛地区,开始较系统地研习声乐,同时进行幽默文学和书法创作,其间撰写和发表了大量音乐散文和评论;出版了个人书法集《融合之美》,文集《地沟油幽默文学集》和音乐专辑《西部民歌新探》。

2014年,我因参与和发起积极有成效的文化艺术活动而获得美国国会议员特别嘉奖令。

成立了“美国中国西部音乐研究基金会”,该会旨在提供一个艺术平台,以进行有关的学术研究和美中之间的音乐交流活动。


点击链接更多精彩:

音乐随笔: 情归慕尼黑 作者:纽约堂叔

音乐随笔:“国脸”宋祖英 作者:纽约堂叔

音乐随笔:电声歌唱两三事 作者:纽约堂叔

音乐随笔:唱歌、歌唱和演唱 作者:纽约堂叔

音乐随笔:他把变奏带进民歌 作者:纽约堂叔

音乐随笔:成也咽音,败也咽音 作者:纽约堂叔

音乐随笔:中国歌声唱响阿尔卑斯山 作者:纽约堂叔

音乐随笔:网络时代,歌唱的自我训练 作者:纽约堂叔

音乐随笔:也谈歌唱的音量和共鸣  作者:纽约堂叔  佟军

音乐随笔:歌唱家考夫曼和歌唱声音的密度 作者:纽约堂叔

音乐随笔:略论民族歌唱的几个流派  作者:纽约堂叔、佟军

音乐随笔:龚琳娜的忐忑和当代表现主义音乐 作者:纽约堂叔

音乐随笔:音乐“三剑客”——“三大男高音”的由来和兴起

金铁霖给戴玉强上声乐课

声乐教学:半声唱法 轻声唱法的训练

声乐教学:用共鸣歌唱,嘹亮雄伟!

歌唱大师吉诺·贝基教你演唱高音的五个绝招

著名声乐教育家金铁霖、马秋华、邹文琴歌唱教学精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