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白话音乐联盟

流行歌曲的时代印记

老五乱弹琴2021-09-13 06:44:39

        文化是一个时代集体无意识的集合,而流行歌曲则是时代文化的自然冲动。啥时候突然哼起了小曲儿,不是你突然遇上了艳遇,就是发了一笔小财,或者提了一个小官;晚上在独自行走在荒郊野外吹起了口哨,显然是你内心怕怕给自己壮胆的结果。柳永的靡靡之音之所以在大宋王朝极为流行,以至于 “凡有井水处,皆能歌柳词”,原因就在于大宋王朝是一个极具小资情调的时代,即使刀架到脖子上也不忘偷着乐(天天挨打、割地赔款),否则宋词也不会达到那么高的艺术成就。如果把80年代至今在大陆流行的名曲歌词放到一起,我们会恍若隔世,发出“今夕何夕”的感慨。

80年代关键词:理想、希望、纯朴

        80年代的歌者为我们描绘了一个美好的未来。那时的我们特别喜欢荡起双桨、推开波浪,迎着太阳、愉快歌唱;那时“花儿香、鸟儿鸣,春光惹人醉”,而且都确信这春天“属于你、属于我、属于我们八十年代的新一辈”,都憧憬着20年后再相会,那时我们的祖国“该有多么美,天也新地也新,春光更明媚”!那时的人们理想而不失浪漫,单纯而充满希望,激情四射又明媚快乐。谈个恋爱也是那么纯粹而专一:“到我身边,带着微笑,带来了我的烦恼,我的心中早已有个他!”即使你“温柔又可爱、美丽又大方 ”,但我依然会“对你说声抱歉”,劝告你“爱要真诚,不能分享”,并说到时候你碰到自己心上人时会理解这种心情。偶的个天,如果要现在的歌星抱这样的恋爱观,那还不如让他们去死!有“温柔又可爱、美丽又大方”的女孩子来到身边,那还不赶紧换!换换换!临到80年代末,费翔的一首《冬天的一把火》终于开始点燃了几千年中国人含蓄爱情故牍,开始敲锣打鼓地叫嚷爱爱爱,于是一发不可收拾,委婉含蓄的中国式爱情逐步走进历史灰烬。与这种直接相匹配,中国正式开启了90年代现实主义浪潮,理想从此成为理想。

90年代关键词:流浪、怀旧、叫喊

        90年代,千千万万的中国人开启了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人口大迁徙,工人下岗、农民工进城、孔雀东南飞,流浪是这个时代最显著特征。下岗工人为了生计,不得不在人到中年时离开工作几十年的厂矿企业,到他处求生;无数农村青年,从乡下到城里、从内陆到沿海,背井离乡;还有一部分不安于现状的公职人员,主动下海,或流通全国,或淘金海外。无论是谁,只要是离开了自己以前的窝,如果过好了,他会对自己曾经的艰辛充满豪迈,需要忆苦思甜的满足;如果是混得不好,他也会对曾经的日子充满美好的回忆,感叹人生的艰辛。李春波的《一封家书》,直到现在,尽管我不曾流浪,每当听到歌声的开头“亲爱的爸爸妈妈,你们好吗”,对父母和家的眷念和对父母牵挂的愧疚浸透其中,我依然潸然泪下;那种生活艰辛而强装美好的无不直刺人心:“我现在广州挺好的,爸爸妈妈不要太牵挂,虽然我很少写信,其实我很想家。”包括刘欢的《从头再来》,“再苦再难也要坚强,只为那些期待眼神。”尽管豪迈,但这种豪迈,是无数国企工人下岗、又不得不养家糊口、必须坚持下无奈的豪迈。也是从那时,高亢的民族唱法和歇斯底里的摇滚乐也开始流行,李娜、崔健越来越红。歇斯底里的叫喊是一种宣泄,而且是一种非常重要的情绪宣泄。人们的欲望也随着世界的开放越来越直白,爱情歌曲肉欲化变得并不令人们肉麻,若不肉麻反而证明你肉麻——说你虚伪得肉麻。所以“抱一抱那个抱一抱”唱起来令人酣畅淋漓、毫无做作。

00年代关键词:小资、嘻哈、仿古

        到了00年代,随着物质生活的改善和改革开放一代成长起来,年轻人既没有艰辛的记忆,也没有沉重的历史使命包袱,欲望随着时代发展而膨胀,享受生活、享受不同的生活是这一代人最显著的特征。于是,小资情调广为流行,爱得也直白,直白到尽是“我想跟你睡觉觉”之类。在小资情调泛滥的同时,青年一代还带点对家庭、对社会、对时代的小情绪,于是嘻哈音乐也很流行,从形式到内容。不然,周杰伦不会走红,说唱音乐更不会走红。“我爱你”、“我想跟你睡觉”开始说一下可能令人亢奋,但如果男生女生长期见面就说,这就太没意思了,反而觉得如果含蓄一点有味道。于是,流行歌曲开始从极具小资情调的宋词里挖掘宝藏,或翻唱或部分剽窃大宋王朝教坊流行歌曲,或模仿宋词词牌创作,既能表达古典含蓄之美,又能穿越体验古代才子佳人的小资情调,甚好、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