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白话音乐联盟

蒙古族传统民歌亲子篇:诺恩吉雅、朱迪娜娜、波茹莱

蒙古娱乐圈2021-09-08 09:31:51

点击题目下方蒙古,免费关注娱乐圈



《诺恩吉雅》

科尔沁民歌《诺恩吉雅》描述了美丽善良的蒙古族姑娘诺恩吉雅远嫁他乡的凄婉故事,展示了古老草原悠远的历史与独特风俗民情。

诺恩吉雅系奈曼旗境内老哈河一带明仁苏木博尔梯庙嘎查人氏。努恩吉雅的父亲——德木楚克道尔吉,是清代奈曼王府第十一任王爷德木楚克扎布的亲弟弟,时任奈曼边区及博尔梯庙大总督职务,拥有当时奈曼境内东北部老哈河一带丰美的牧场和大片肥沃的土地。

自幼生长在科尔沁草原上的诺恩吉雅,天真烂漫,充满童真。她追逐潺涓的小溪,热恋碧绿的草地,拥抱金色的太阳,在浓重的草原气息中度过了无忧无虑的少女时光。 时光荏苒,诺恩吉雅长成了婷婷玉立的大姑娘,娇羞的红晕映在脸上,犹如含苞待放的桃花。


奈曼王府

 当时,各辖区旗公署官员总频繁聚会。聚会期间,诺恩吉雅的父亲德木楚克道尔吉看中了锡林郭勒盟乌珠穆沁旗王爷布仁巴特尔的长子包德毕力格,便想把诺恩吉雅许配给他,于是便促成了这门婚事。在充满蒙古族婚俗气氛的送亲迎娶盛典中,诺恩吉雅远离故土,远嫁到锡林郭勒。

 春来秋往,蝉鸣鸟唱,风声雨声伴着河流的水声,激荡悠长。久别故乡的诺恩吉雅遏制不住思乡的情感,曾无数次地爬上高耸的山峰,遥望着东方,呼唤亲人,呼唤故乡…… 《诺恩吉雅》之歌,是民间根据这一史实创作出来的,最初始传于奈曼旗老哈河一带,后广为流传于内蒙古草原。诺恩吉雅是草原民族圣洁朴实美丽的化身,诺恩吉雅的故事因而被人们用沉浸着思念优美抒情的曲调进行传颂,从古至今。

《朱迪娜娜》

 《朱迪娜娜》,是一首科尔沁民歌。朱迪是一个蒙古族姑娘的名字,娜娜是衬词,相当于宝贝儿的意思。这首歌属于蒙古族短调民歌,通常是草原人民在蒙古包里喝着酒弹唱的小调。


  蒙古族短调民歌是伴随着蒙古族成长的起来的,蒙古族在山林狩猎时期就创造了富有特色的音调简介、节奏鲜明、便于载歌载舞,带有浓厚原始色彩的短调歌曲。蒙古族短调民歌通过口传心授流传在广大蒙古族百姓中,延绵千年,生生不息。

《波茹莱》

  《波茹莱》产生于上个世纪三十年代中叶的郭尔罗斯草原,是十五岁的姐姐玲姬哄着一岁的弟弟波茹莱入睡时,所唱的一首摇篮曲。这首歌,曲调舒缓,简洁的旋律像安魂曲,又像是女人在伤情时的轻轻吟唱,婉啭中透着淡淡的悲愁。

  波茹莱,乳名巴根那(柱子之意)。其祖上世代居住在郭尔罗斯南部的哈拉毛都屯。波茹莱家境贫寒,不满一岁时,双亲就先后离开人世,只有一个十五岁的姐姐玲姬守护着年幼的波茹莱,日夜看护着襁褓中的弟弟。

  困境,让十五岁的玲姬迅速长大成人,蒙古女子与生俱来的母性,唤起了她对弟弟的怜爱之心。从此,她担当起母亲的角色,每当睡在红柳木摇篮里的弟弟哭闹时,她就将弟弟抱起来,把弟弟放在自己的两腿上,不停地摇晃着弟弟,一遍一遍地为弟弟唱着这首摇篮曲,直到小小的波茹莱安然熟睡,进入甜美的梦乡。


波茹莱入睡的时候,往往是玲姬悄悄掩面哭泣的时候。

双亲离世后,玲姬无处诉说悲苦,没有人过问她的冷暖,悲伤的时候,只能以泪释怀。

就在这一年,玲姬该出嫁了。

玲姬出嫁的原因是,双亲在世时,就已经为她“指腹为婚”,把她许配给了吉拉吐屯的一户蒙古人家。婆家已经找上门来,催促玲姬好几次了。弟弟波茹莱还处在嗷嗷待哺之时,姐姐却要出嫁了。

带着幼年的弟弟出嫁,无端地占用了婆家的一只饭碗、一双筷子,必定要受到婆家的轻视。百难之中,玲姬抱着弟弟痛哭了一场。

邻居们心疼玲姬,劝她把弟弟送给富裕的人家,轻手利脚的出嫁。但玲姬却不忍心抛弃弟弟,波茹莱是从阿妈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她怎么舍得!

经过反复的商榷,婆家答应玲姬带着弟弟出嫁。于是,玲姬就背着弟弟波茹莱、拖着弟弟的红柳木摇篮出嫁了。

十五岁的新娘玲姬,为了不使波茹莱遭受婆家人的凌辱,尝尽了生活的苦水。

玲姬很勤快,也懂得孝敬男方的双亲。在婆家,她始终过着低眉顺眼的生活。

白天,玲姬背着弟弟放羊,即便是羊群吃草时,也不闲着。

夜里,玲姬在新婚丈夫不如意的埋怨声中,哄着弟弟入睡。

波茹莱不谙人事,夜里常常哭闹不停,为了不影响他人的睡眠,玲姬就把弟弟抱到门前的草滩子上。玲姬披着夜露坐在草地上,用两腿不停地悠晃着幼小的弟弟,心中悲苦时,便轻轻地唱起一支摇篮曲

其实,玲姬的担心是多余的。婆婆是一个善良的蒙古女人,也理解玲姬的不易之处,理解玲姬的悲苦之心。见玲姬身后拖着一个弟弟,整日倍受劳苦,也常常将波茹莱抱起来,把清晨挤出来的第一碗牛奶烧开,喂给波茹莱喝,像爱子一样疼爱着波茹莱。

可是,这一切,并没有泯去玲姬的忧伤。每当弟弟哭泣着不肯入睡,她便深深的思念起自己的双亲。父亲的恩宠,母亲的疼爱,又一幕一幕地在眼前闪现着:

  就这样,玲姬像母亲一样含辛茹苦,提着弟弟的肩胛,使弟弟渐渐长大了。在姐姐玲姬良好的教养下,波茹莱成为草原上的男子汉,体魄健壮,品行俱佳,后来参加了工作,成为前郭尔罗斯蒙古族自治县大修

厂的一名技术员,是大名鼎鼎的八级钳工,省级劳动模范。

  玲姬故去后,波茹莱每每思念起姐姐,都会忍不住潸然泪下。

  落泪的,岂止是波茹莱!

  说不清,曾经有多少人为着这首蒙古摇篮曲流泪。

  说不清,谁在唏嘘中喉咙哽咽得说不出一句话来!

  说不清,在碧野苍穹下,漫漫长夜里,有多少个蒙古女人满怀慈爱与悲悯,哼唱着这首悠长的摇篮曲,把红脸膛的孩子们养大,从襁褓中托出来,又像雄鹰一样放飞蓝天。